首頁 > 宏觀 > 正文

魏建國詳解海南自貿港:與香港、新加坡互補大于競爭

2020年06月0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夏旭田,繳翼飛 

實施所得稅優惠是各國自由港都會采取的一項普遍做法。需要注意的是,海南15%的所得稅稅率不僅低于國內25%的水平,而且還要低于新加坡、英國倫敦、美國紐約等多數自由港,這在全球自由港中也是很有競爭力的一個稅率。

6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下稱《方案》),這不但是海南自貿港的頂層設計,也描繪了中國新一輪高水平開放的藍圖。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指出,在全球化遭遇前所未有的逆風與回頭浪之際,中國公布了這份開放力度空前的方案,開放范圍之大、幅度之廣、標準之高前所未有,與全球最先進的自由港相比也毫不遜色,這宣示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的決心,也提振了全球化的信心。

他認為,海南自貿港將加速產業鏈在亞太地區的集聚;區別于新加坡與香港,海南在產業上做了差異化定位,其與前者互補大于競爭,因而海南自貿港不會沖擊新加坡、香港的地位,反而為后者提供了更多機遇。

海南將按照零關稅、低稅率、簡稅制的原則建立新的稅收制度。魏建國指出,“零關稅”將極大地促進海南制造業的發展,而島內免稅購買進境商品,提高離島免稅購物額度至10萬元,將刺激島內旅游消費業的爆發,海南有望在5-10年內或成全球最佳“購物天堂”。

海南還公布了極具全球競爭力的稅率優惠安排:企業減按15%征收企業所得稅,個稅按3%-15%三檔超額累進稅率征收。魏建國認為,橫向比較,海南的優惠稅率已低于全球多數自由港水平,這將帶來大量產業與人才的集聚,并有望成為跨國公司總部的集聚地。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

對標最高水平

《21世紀》:當前背景下,海南自貿港公布了一份開放力度空前的方案,這釋放了怎樣的信號?

魏建國:此次海南自貿港方案大幅超出預期,最大的亮點有兩個,其一是公布的時間與背景,其二是開放范圍之大、幅度之廣、標準之高前所未有。

當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全球貿易投資極度低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出現斷裂,世界經濟陷入衰退,市場信心萎靡不振。更重要的是,經濟全球化正遭遇更大的逆風與回頭浪,不少國家推動產業鏈本地化回遷,貿易投資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橫行。在此背景下,信心比黃金還重要,此時中國公布了這樣一份方案,不僅宣示了中國擴大開放的決心,也為全球化打下一針“強心劑”,這是一場“及時雨”,大幅提振了全球跨國公司的信心,為陷入寒冬的全球經濟帶來了一片綠色與生機。

在開放水平上,《方案》對標世界最高水平,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人員、資金乃至數據的跨境流動,稅收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諸多領域做出了一系列制度安排,而且與全球先進的自由港橫向比較,海南的方案毫不遜色。

《21世紀》:和其他自由港相比,海南自貿港有哪些特色?

魏建國:首先,海南全島建設自貿港,在3.5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上建設自貿港是前所未有的,這遠遠超過全球其他自由港,如此巨大的體量可以在更多產業上開展嘗試,其輻射力、聯動性也是其他自由港難以比擬的。

其次,海南自貿港有一個巨大的內地腹地支持,中國擁有14億人口的超大規模國內市場。疫情過后,中國將打造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背靠內地、面向亞太的海南可能會成為國內外產業鏈循環的銜接,猶如自行車上的加速器,加快這一地方的開放將推動國內外兩個產業鏈體系的循環提速。

其三,在建設海南自貿港的節奏上,中國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能夠快速調動人力、物力、政策等各種資源,匯聚各種生產要素,調動各方積極性,快速推進自貿港的建設。這也正是海南自貿港區的競爭力所在。

《21世紀》:如何看海南自貿港在全球自由港競爭中扮演的角色?

魏建國:海南自貿港是對標國際最高水平建設的有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的海關監管特殊區,其建設會借鑒自由港的先進經驗,但海南自貿港的建設并不會對新加坡、香港造成沖擊,影響其地位,尤其是在當前,它們是相互借鑒、相互促進的關系,適當的競爭也有利于整個區域開放程度的提升。

全球供應鏈、產業鏈、服務鏈正在“東移”,這是大勢所趨,亞太地區是未來產業集聚的重心。海南、新加坡、香港都是這一區域的重要節點,RCEP、粵港澳大灣區、海上絲綢之路等區域合作也非常緊密,海南的開放將提升整個區域的吸引力,集聚更多高端產業與人才。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一區域,它們并非同質化的競爭,海南做了產業的差異化定位,聚焦發展旅游業、現代服務業和高新技術制造業,而香港、新加坡側重于金融、航運等領域,彼此互補性大于競爭性。比如,海南的發展將為香港的金融、法律、貿易、投資、時尚設計等行業提供更多市場機會。

從全球看,近年來自由港發展速度并不快,既有的鹿特丹、迪拜、新加坡、香港等都面臨著缺少新動力的瓶頸,而海南自貿港將為全球自由港探索注入了新的活力。

“零關稅”帶動制造業與消費

《21世紀》:海南自貿港將實行以“零關稅”為基本特征的制度安排,并且對實施“零關稅”的貨物,海關免予實施常規監管,對此如何評價?

魏建國:中國自2018年11月起,關稅總水平已降至7.5%,中國是WTO制度下的“好學生”,而且在特殊地區、特殊行業進行了自主降稅,而零關稅是全球自由港的標配,也是其最大特點。

瞄準最高水平,海南自貿港的“零關稅”分成兩步:一是,全島封關運作前,對部分進口商品免征進口關稅等;二是,全島封關運作后,對進口征稅商品目錄以外的全部商品免征進口關稅。這是基于“一線放開、二線管牢”的現實考慮,未來中國有望在此進一步打造零關稅、零補貼、零壁壘的開放格局。

中國還將針對不同商品實行不同的“零關稅”管理制度:比如對生產設備,實行“零關稅”負面清單管理;對于生產用的原輔料以及營運用交通工具等,實行“零關稅”的正面清單管理。這兩張“清單”一方面是考慮企業投資、運營便利化的實際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監管制度上的創新:隨著科技的進步,在傳統的物理封關之外,“電子圍網”已成為可能,這為兩張“清單”提供了可行性。

《21世紀》:貨物從海南進入內地要按進口征收關稅,但《方案》稱,對鼓勵類產業企業生產的不含進口料件或者含進口料件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加工增值超過30%的貨物,經“二線”進入內地免征進口關稅,這對海南的制造業意味著什么?這些鼓勵類產業可能包括哪些領域?

魏建國:這無疑將極大地提振海南制造業的發展。對于海南的制造業而言,這意味著雙向的開放:在“一線”的原料進口上是“零關稅”的優惠,部分商品進入內地免征關稅則意味著以“零關稅”的待遇獲得了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海南面積巨大,具備發展制造業的空間基礎,因此中國鼓勵在此發展高端制造業。

這些鼓勵類行業可能主要分布在高新技術制造業上,比如高端的集成電路制造、高端裝備制造、醫療器械、藥品的生產等。

《21世紀》:2025年前,海南將對島內居民消費的進境商品,實行正面清單管理,允許島內免稅購買。同時,放寬離島免稅購物額度至每年每人10萬元,擴大免稅商品種類。這對海南的商業、旅游購物行業意味著什么?

魏建國:這將大幅降低海南本地的進口商品價格,對島內居民以及旅游者而言,都是巨大的福利,同時,這也有利于延伸海南旅游產業鏈,推動消費市場發展。

海南當地居民可以免稅購買一部分進口商品,正面清單管理主要是為了確保商品用于自用,這提高了居民的福祉。在離島免稅購物上,海南此前的限額是人民幣3萬,此次直接提高了3倍多到10萬元,這或將刺激海南的免稅購物消費出現爆發式增長。

事實上,中國每年都有大量的境外消費,其主要原因是海外購物稅費較低,如果在海南就能免稅購買,一方面將把大量海外消費留在了中國國土上;另一方面,這將帶動海南旅游消費的飛速發展。既讓老百姓受惠,又促進了地區與行業發展,堪稱“一箭雙雕”。

需要注意的是,海南本身就是旅游勝地,眼下全球旅游業正受到疫情的巨大沖擊,而提振旅游業光靠免簽和免稅是不行的,必須進一步延伸旅游業的消費鏈,結合醫療、養生、度假、文化創意等打造旅游消費產業。所以,方案在提升博鰲樂城國際醫療旅游先行區發展水平等方面也多有著墨。

通過上述產業鏈的打造,我預計,如果實施順利的話,海南會在5~10年內成為全球最佳的“購物天堂”。

集聚企業與人才

《21世紀》:《方案》指出,將對自貿港內的企業減按15%征收企業所得稅,如何看自貿港企業所得稅的稅率優惠對企業的新引力?1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在全球自由港中競爭力如何?

魏建國:實施所得稅優惠是各地自由港都會采取的一項普遍做法。需要注意的是,海南15%的所得稅稅率不僅低于國內25%的水平,而且還要低于新加坡、英國倫敦、美國紐約等多數自由港,這在全球自由港中也是很有競爭力的一個稅率。

比如,新加坡對企業統一征收17%的企業所得稅;香港企業所得稅實行兩級累進稅率,200萬以下利潤適用8.25%低稅率,200萬以上利潤適用16.5%稅率;迪拜企業所得稅只針對外資銀行和石油企業,其他不予征收;英國倫敦自貿區企業所得稅稅率為19%;美國紐約自貿區企業所得稅稅率21%。我們企業所得稅只有15%,幾乎是全球是最低的,企業非??粗厮枚惗惵?,15%的優惠稅率會帶來大量企業的聚集。

而且,由于稅率較低,香港、新加坡等自由港往往都是總部經濟聚集地。目前中國北京、上海等地區也在發展總部經濟,但加在一起都抵不上新加坡一家,后者擁有6000多家企業總部,新加坡對企業總部也采取更低的所得稅率。

海南也有發展總部經濟的潛力和計劃,此前也就此派團到香港、新加坡、鹿特丹等地進行了考察,更低的稅率有利于大量休閑旅游、醫藥衛生、文化教育、高技術等跨國公司總部在此集聚。

《方案》也提到,對在海南自貿港設立的旅游業、現代服務業、高新技術產業企業,其2025年前新增境外直接投資取得的所得,免征企業所得稅。對企業符合條件的資本性支出,允許在支出發生當期一次性稅前扣除或加速折舊和攤銷。這對企業而言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21世紀》:個稅方面,自貿港設置了3%-15%三檔超額累進的稅率,這在全球自由港中的競爭力如何?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如何?

魏建國:海南自貿港個稅分作“兩步走”:2025年前,對在海南自貿港工作的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個人所得稅超過15%的部分予以免征。2035年前,對一年內在海南自貿港累計居住滿183天的所有個人,按照3%、10%、15%三檔超額累進稅率征收個人所得稅。相比中國內地現行個人所得稅實行3%-45%七級超額累進稅率,海南個稅優惠力度很大。

橫向比較看,在全球自由港中,除迪拜無個人所得稅之外,個人所得稅稅率最低的自貿區是香港與新加坡,新加坡實行2%-22%的超額累進稅率,香港實行2%-17%的超額累進稅率。此外,英國個稅實行20%到45%的三級超額累進稅率,美國實行七級累進稅率,最高邊際稅率37%。海南自貿港3%-15%三檔超額累進稅率是很有競爭力的,尤其最高檔稅率只有15%,除迪拜外,其競爭力可能會排在全球首位。

這對人才的集聚非常關鍵。更低的個稅會吸納高端人才加快向海南靠攏,同時,吸納更多緊缺人才到海南來發展。

此次方案在出入境免簽、人才停居留等政策上也做了一系列制度安排,包括對外籍人員赴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工作許可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允許境外人員擔任港內法定機構、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的法定代表人等,這都有利于海南打造人才集聚高地。

《21世紀》:《方案》還包含了簡稅制的內容,要求簡并增值稅、消費稅等間接稅,啟動零售環節銷售稅,對此你作何評價?

魏建國:改革稅種制度,降低間接稅比例也是我國稅制改革的方向,海南自貿港率先進行稅制上的合并,其在中國稅制改革上或將扮演“排頭兵”與“試驗田”的角色。

中國稅制較為復雜,簡并稅制是大勢所趨,卻也面臨不少困難,海南率先探索將為全國范圍的稅制改革探路。

事實上,在此前的自貿試驗區中,中國遇到了諸如此類的林林總總的問題,在這些問題上,海南自貿港不繞道、不回避,大膽闖、大膽試,這也是打造更高水平開放高地的必然要求,而敢啃硬骨頭、敢涉深水區的這一方案更是向全球宣示了中國堅定不移深化改革開放的決心。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美剧是按什么赚钱的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鸿蒙 白小姐彩票app 体育彩票广西11选5 场外配资 北京11选5走势图主3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股票融资融券开户条件 股票期权怎么行权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云南11选5最聪明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