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專訪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高培勇:市場對特別國債期望過高 對赤字率提升要心存敬畏

2020年05月2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瀟梟 

不能一遇到疫情沖擊,就直奔逆周期調節、直奔需求管理,忘了我們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我們當前對財政赤字提升的高度敬畏,以及對重大風險防范的重視,都是基于形勢已經發生變化,我們處在新的發展階段。

5月2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

海外疫情的蔓延,讓世界經濟陷入衰退,也給我國經濟前景帶來很大不確定性。綜合研判,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對經濟預期目標做了適當調整,未設定具體GDP增長目標,但列舉了城鎮新增就業900萬人以上、CPI漲幅3.5%左右、國際收支基本平衡等目標。

政府工作報告還指出,無論是保住就業民生、實現脫貧目標,還是防范化解風險,都要有經濟增長支撐,穩定經濟運行事關全局。與此同時,為了對沖疫情影響,宏觀政策力度加大,像今年新發行的政府債券規模有望達到8.5萬億(較去年增長73%),貨幣政策方面明確要降準降息,推動利率下行等。

如何看待當前的經濟形勢?宏觀政策對沖力度如何?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高培勇。

高培勇。資料圖

市場對特別國債期望過高

《21世紀》:今年要新發行8.5萬億政府債券,積極財政政策力度很大。如何看待當前的經濟形勢和政策應對?

高培勇:要冷靜客觀地評估當前經濟形勢,不能在疫情沖擊下,就又回到過去粗放式的發展模式。

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當時經濟形勢的判斷是,“新老矛盾交織、周期性和結構性問題疊加”。今年1月份以來,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沖擊,我們面臨的復雜嚴峻形勢,是三方面問題:周期性問題、結構性問題、疫情負面沖擊。

對于這三方面矛盾,需要對癥下藥。市場上之所以對“抗疫特別國債”等有很高的期待,在于把所有的矛盾,都當做需要擴大赤字、增發特別國債來加以應對。

在疫情沖擊下,周期性矛盾在加劇,所以要加大宏觀政策對沖力度。在疫情沖擊下,結構性矛盾其實也更加凸顯,這需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解決。

政策應對精打細算

《21世紀》:所以宏觀政策加大力度,主要是為了對沖疫情影響?

高培勇:我們目前看到的赤字在3.6%以上、地方專項債3.75萬億,以及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這些安排都是在原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安排的基礎上,為了對沖疫情影響,進一步追加了政策力度。

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赤字率3.6%以上,同時發行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言下之意,我們增加赤字、增發特別國債,是不得已而為之。如果沒有疫情發生,我們不可能追加赤字,赤字率也不可能突破3%。

我覺得可以用“擠牙膏”來形容當前的政策應對:需要多少,擠多少;遇到什么問題,解決什么問題——政策應對不能拍腦袋,要精打細算。

政府工作報告還指出,今年比去年多增的1萬億赤字規模,以及1萬億特別國債,這2萬億元要全部轉給地方,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傲!笔欠e極財政政策的著力點。

對赤字率提升要心存敬畏

《21世紀》:市場之所以有更高的預期,可能是因為歐美國家刺激政策力度空前。

高培勇:在疫情防控上,我們和歐美國家面臨的是同樣的問題。但中國的發展階段、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面對的主要矛盾,不同于歐美。

我們要搞清自己的狀態,不能讓今年的財政擴張來增添未來的財政基數。今年的財政支出增加,特別是抗疫方面追加的支出,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辦法,是一次性的,絕對不能變成常態。如果這樣的財政擴張變成常態,意味著整個宏觀稅負會上升,甚至可能回歸到減稅降費之前。

像今年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雖然是納入政府性基金管理,但也是作為一個特殊項目存在。這筆錢專門用于抗疫,隨著疫情的結束,這筆預算就要消失,它不是常態化支出項目。

十八大以來,我們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決定明確指出,要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不能一遇到疫情沖擊,就直奔逆周期調節、直奔需求管理,忘了我們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我們當前對財政赤字提升的高度敬畏,以及對重大風險防范的重視,都是基于形勢已經發生變化,我們處在新的發展階段。

貨幣政策方面的部署,雖然沒有財政政策那么多,也釋放出敬畏的信號。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但要“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這意味著新增的流動性不能轉到股市、房市。

財政政策安排留有余地

《21世紀》:今年雖然沒有提出具體的經濟增長目標,但城鎮新增就業目標是900萬人以上,是否依然需要一定經濟增速加以保障?赤字率擬定3.6%以上,是不是也預留了政策空間?

高培勇:赤字率擬定3.6%以上,是留有空間的。如果形勢在預期內,赤字率3.6%就是最高限;如果形勢超出預期,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往3.6%以上走。因為經濟增長前景面臨不確定性,所以財政政策安排也留有余地。

政府工作報告列出的新增就業900萬以上、CPI漲幅3.5%左右、國際收支基本平衡、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重大金融風險有效防范等,這些都是確定性的指標,這些是我們最在意、最看重的底線目標。

雖然GDP的增長速度不設具體目標,政策上也留有余地,但底線目標是我們要守住的。去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1300萬人,今年這個目標降到900萬。也就是說,城鎮新增就業如果低于900萬,是我們難以承受的。就業目標是我們經濟發展的底線目標。

不設GDP增速目標,是一種政策導向,體現了我們對質量和效益的追求。我們以前比較重視GDP這類數量指標,但經濟增速不僅有數量目標,還有質量目標,像就業、脫貧、物價、國際收支等都屬這個范疇。

《21世紀》:當前經濟運行的主要不確定因素有哪些?要如何應對?

高培勇:全球疫情和世界經貿形勢,這些外部環境具有高度不確定性。我們能做的就是,堅持做好自己的事。

5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就提到,要落實十九大和十九屆四中全會的部署,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及其他各方面體制改革。

這就是個信號。我們要堅持改革開放、完善市場經濟體制,要通過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來應對外部諸多的不確定性。

(作者: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周瀟梟)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美剧是按什么赚钱的 时时彩票1010官网下载 内蒙古11选五中奖助手 双色球百分百算出红球6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3d福彩中心开机号牛彩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 免费模拟炒股 体育彩票中奖是真的吗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