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社論|告別蓄力待發的2019,邁向深度轉型的2020

2020年01月0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隨著2019年下行壓力加大,對于2020年中國經濟走勢將何去何從成為市場關心的話題。

隨著2019年下行壓力加大,對于2020年中國經濟走勢將何去何從成為市場關心的話題。

應當說,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固,結構調整取得進展。中國經濟最近兩年承受的下行壓力是因為當中國不再繼續以信用擴張為手段刺激經濟的時候,經濟增長必然會逐步放緩。這可以避免危險的泡沫,這可以理解為穩杠桿和去杠桿的過程。

在擺脫依賴貨幣的增長方式的同時,中國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結構、優勝劣汰,提質增效。那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疊加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就會進一步抑制“壞的增長動力”,甚至會淘汰掉一部分舊的經濟形態,從而對經濟增長構成壓力。

再加上2015年新一輪房價上漲潮將全國一些城市房價推上了過高的水平,導致家庭部門的杠桿率持續提升,影響了消費。與此同時,商業地產與工業廠房租金上漲也對商業與制造業構成沖擊。因此,構成經濟下行的因素較多,但主要是化解高杠桿與資產泡沫風險帶來的風險。

中國采取的方式是正確和恰當的。與舊的發展模式相比,可以避免硬著陸,同時,又能在這個過程中進行全方位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就是“破舊迎新”,通過改善市場環境,優化經濟結構,理順要素價格機制,強化市場競爭,推動技術創新等,為經濟可持續健康發展創造條件。

中國在做正確的事情,雖然存在一定的壓力,但無風險,宏觀上有能力保持平穩,但微觀上個體的分化會繼續,提質增效會加速。我們一定要保持戰略定力,把長遠目標和當下目標結合起來,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一個巨大經濟體的轉型從觀念到新制度與機制逐步確立,到整個社會將觀念轉化為行動是需要時間的。我們承受一定的壓力既是轉型需要付出的陣痛,也會倒逼加快轉型的動力。

2020年應該加快建立市場出清制度,處理僵尸企業,債務違約清理等,雖然有一些成績,但仍需形成市場化、法治化的有序出清。2020年是處理僵尸企業的收官之年,同時,也可能是債務違約繼續增加的關鍵一年,應該強化債務違約處理的法治化,避免政府過多干預。

2020年中國將繼續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但一定要防范金融部門的杠桿問題,避免資金通過虛假的方式重新在金融系統內部空轉,應該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優化貨幣投放方式。貨幣政策不應承擔刺激經濟增長的手段,在經濟結構性問題上則依賴于自身的結構性改革。

2020年地產行業繼續構建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長效管理調控機制。經過幾年的調控和調整,中國房價仍然處于高位,區域分化在加大。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不僅僅是應對價格下行,更要警惕上行。2020年全球貨幣政策將會以寬松為主基調,中國也可能出現利率下行,一些資金可能利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參與一些城市群和中心城市的投資熱潮。2015年率先上漲的一些地方市場目前已經重新熱起來。

2020年的改革將加速,實際上2019年最后的一個月,一系列改革就開始部署。中國發展與改革的方向是正確的,調整的節奏和方式也日趨熟練,這將確保改革的效率得以提升。

如果我們從一個中長周期看,中國在全球未來發展中處于有利的位置,從國內看,在消除風險的同時,正在為新一輪高質量發展積蓄力量。正因為如此,2019年有數萬億外資流入中國債市和股市。國家的轉型需要時間,不能急;政府、企業和個人的轉型不能慢,要有只爭朝夕的精神。2020年是又一個開始,也離我們勝利的時候更進一步。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美剧是按什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