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京東數科副總裁許凌:金融科技下半場體量是上半場數十倍

2020年01月0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英子  

許凌說,上半場,靠流量與簡單的場景類供給就能滿足金融機構的訴求,但下半場是金融行業深水區,對專業度要求更高,對線下要求更高,體量則可能是上半場數十倍。

雙十二來臨前日,北風凜冽,經海路京東集團總部。京東數科副總裁許凌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說,“這個市場上持牌能力是一種能力,但并不稀缺,真正稀缺的是科技化、數字化的能力”,金融科技下半場體量或是上半場數十倍。

2013年10月,(原)京東金融從京東集團剝離,獨立運營。同樣是2013年,作為初創團隊的一員,在傳統金融機構深耕近十年的許凌加入京東金融。這一年,也被稱為“互聯網金融元年”。

六年來,京東金融進化為京東數科,產品開發領域從供應鏈金融到消費金融、第三方支付再到金融服務平臺,進軍智慧城市,發力產業×數字科技。這一路走來,亦是中國金融數字化發展的一部微觀啟示錄。

金融科技應運而生,潮起潮落,又向陽而生。2019年央行印發《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12月初支持北京市率先開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同時公布了北京已有46個金融科技項目獲國家六部委批復進行應用試點,京東數科參與其中。

談及為何要從自營金融轉型為科技服務平臺,許凌說這源自京東數科基因稟賦,也是深思熟慮的商業戰略。

京東數科副總裁許凌。資料圖

一家to B公司

2013年至2015年,京東數科首先取得突破的是數字金融業務:用賒銷模式做白條,用小貸模式做小額信貸,用保理牌照做供應鏈金融,許凌認為,雖然京東金融從誕生時就希望做to B生意,但那時的市場能力還有客戶認同度都逼著京東先做自營金融,“只有證明我們這個能力行,別人才會去用”。

從2015年定位金融科技開始,京東數科進入第二個階段,真正開始做平臺式金融科技服務。截至2018年,幾百家銀行、基金、保險等金融機構成為京東數科客戶。第三階段是2018年下半年提出數字科技。

許凌認為,目前真正被數字化的不到十個行業,且都是消費級行業,如娛樂、游戲、新聞、社交、零售、個人金融、移動支付,三百六十行里,更多行業沒有被數字化,許凌認為,數字化能力可以復制,所以京東數科在2018年下半年進入農牧、城市等領域,將在金融領域建設起來的大數據、人工智能、IOT、云計算、區塊鏈等數字科技能力應用于更多行業,這是京東數科非常明確的戰略。

京東數科收入結構也已發生很大變化:原來自有牌照產生的金融收入,在2015年以后開始轉變為技術服務型收入,付費方是銀行、基金、信托等金融機構。京東數科已從資本型、資產型持牌收入變成了科技型、服務型收入,自營金融比例急劇下降。

“這個市場上持牌能力是一種能力,但并不稀缺,真正科技化、數字化的能力稀缺?!痹S凌說,銀保監會發放的銀行類法人機構牌照4000多張,不缺持牌主體,缺幫他們提升能力的主體,只有真正成為市場上稀缺的核心能力,才有競爭力。

兩個月前,京東數科把個人服務群組和企業服務群組進行了整合,想要傳遞的是,京東數科自營金融業務占比已非常低,大部分收入來自B端客戶。

“即便做支付,大家傳統理解支付是to C業務,其實內部講,支付一直是to B業務。支付客戶是誰?一頭接商戶,另一頭接銀行。先完成to B連接,C端客戶才能通過B端機構使用整個清算網絡。所以某種意義上,我們認為支付首先是to B業務?!痹S凌透露,現在京東數科80%以上精力在B端,本質上是通過幫助B端客戶成長、增收獲利。

目前銀行均對京東數科有較高的認可度。跟大行合作領域較全面,包括小微普惠、資管領域等。在單個領域,京東數科跟股份行深度合作,再往下是大量的城商行、區域性銀行。

“現在我們收入結構里,股份行占比最大,然后是頭部城商行,相當于橄欖形,這是雙方商業化追求的結果,且這種結構會比較穩定?!痹S凌說。

京東數科內部的戰略公式是什么?許凌說是“產業×科技”,京東數科扮演的是科技角色?,F在已經做成功的,也是收入結構里體現明顯的是金融乘以科技。還有無數產業乘以科技正在開發當中。例如,2019年11月份,京東智能城市操作系統落地雄安新區,京東數科成為新區開放式智能城市大數據平臺——塊數據平臺的建設者,這是典型的城市×數字科技的典型案例。

下半場體量增十倍

支撐這些的,原本都是在金融科技領域里面的能力。

金融科技領域要做大量反欺詐和風險管理,大量使用圖像識別,人臉識別,人機語音交互。而這些技術是在金融行業實踐以后,再向其他行業推廣?!敖鹑谛袠I是對安全性、精準性要求最高的一個行業,把這些科技能力剝離出來以后到其他領域復制,對于我們來講也很容易?!?/p>

那么,在BATJ旗下四家金融科技公司戰略趨同之時,京東數科又怎么看自己的位置?許凌認為各自稟賦跟母體基因傳承相關。京東數科天然長在追求正品行貨的零售主體上,對場景、用戶消費行為理解更深,與大型客戶、大型供應商聯系更深,所以在to B的金融科技、供應鏈金融科技必然有優勢。

但每家都不會只沉浸于自己的稟賦,都在尋求突破,許凌認為,BATJ可能代表未來整個行業里面引領金融科技的中堅力量,四家核心不在于PK差異化,金融市場這么大,要思考的是,四家供給能力是不是足?

許凌的答案是,不足。

因為金融科技已進入下半場,而供給仍停留在上半場。許凌說,上半場,靠流量與簡單的場景類供給就能滿足金融機構的訴求,但下半場是金融行業深水區,對專業度要求更高,對線下要求更高,體量則可能是上半場數十倍。

“這個領域有這么巨大的市場機會,為什么不試試?”許凌說,小微普惠,還有資產管理,都是金融科技下半場巨大的潛在市場。但互聯網機構天生認為應該做在線運營、流量業務、C端用戶業務,雖然實際上金融科技上半場占整個金融領域的比例不高。

“比如我們經常說的支付,多指移動支付,但從專業領域來說,移動支付占整個支付結算市場比重不到10%。大量支付是在對公和企業之間的結算、清算和資金的流通,其體量比C端的C2C、C2B移動支付體量大太多,這里面有好多痛點要解決?!痹S凌說。

自我突破、自我顛覆更是一種能力?!霸囀且环N理念,怎么試是一種戰術?!痹S凌在對話中將“創始人精神”概括為“創新理念的創造者、行業標準的定義者、產業實踐的先行者”。

10月18日,許凌在朋友圈轉發京東數科微信公眾號推送的一篇六周年文章,并附言:六歲了,希望心里簡單又可愛的夢想多停留會兒。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美剧是按什么赚钱的 波克棋牌老版 姚记棋牌官方唯一网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捕鱼欢乐炸无限金币破解版 欢乐棋牌斗牛游戏规 福建31选7现场直播 游戏美女捕鱼 开元棋牌网址 幸运28开奖结果一样吗 王中王中特免费资料精选